深度|一号二号人物即将同日走人,美国情报界与特朗普的“恩仇录”怎么演?

发布时间: 2019-08-13 21:07:43 来源: 解放网 栏目: 军事新闻 点击: 439

摘要:特朗普与情报界的“恩仇录”,反映了非建制派总统与“深层国家”之间的根本矛盾。如果情报界屈服于特朗普并一味迎合,丧失

摘要:特朗普与情报界的“恩仇录”,反映了非建制派总统与“深层国家”之间的根本矛盾。如果情报界屈服于特朗普并一味迎合,丧失提供客观信息的能力,可能犯下重大战略错误,酿成危险后果。

深度|一号二号人物即将同日走人,美国情报界与特朗普的“恩仇录”怎么演?

“铁打的总统,流水的兵”。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外界对华盛顿充满戏剧性的人事变动早已见怪不怪。本周,美国情报部门将上演“换人”新剧目。15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科茨、副总监戈登将双双离职。

尽管特朗普已经提名现任国家反恐中心主任马奎尔同日出任代理国家情报总监,但正式的继任者仍然悬而未决。美国媒体忧心忡忡:一方面哀叹情报界一号二号人物同时离开造成的“毁灭性打击”,另一方面担心新人选过分听命于特朗普,令情报机构丧失独立性和专业度。

“如今,特朗普正用铁锤般的破坏力治理国家,情报机构大换血可能是他迄今为止最危险的举动。”《华盛顿邮报》称。专家分析认为,特朗普与情报界的“恩仇录”,反映了非建制派总统与“深层国家”之间的根本矛盾。鉴于美国历史上曾发生伊拉克战争等情报界影响美国重大决策的负面事件,如果情报界屈服于特朗普并一味迎合,丧失提供客观信息的能力,可能犯下重大战略错误,酿成危险后果。

“离职潮”

比起有着80年历史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成立才十多年的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名气并非“如雷贯耳”。但实际上,美国国家情报总监(DNI)的级别比CIA局长更高,是包括CIA在内美国17家情报机构的顶头上司,也是当之无愧的美国情报界头号人物。

ODNI设立于2001年美国“9·11”恐袭之后,主要功能是统筹协调跨部门情报共享,避免“9·11”那样的悲剧再次发生。国家情报总监作为ODNI的负责人,负责监督和指导国家情报计划(NIP)的实施。

同时,DNI充当美国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土安全委员会的主要顾问,负责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情报事务。他还负责为总统提供《每日简报》。这份绝密文件归纳了来源于各机构的情报,每天早晨被准时交到总统手中。

公开资料显示,2015—2017年,ODNI每年批转的情报预算约为500亿美元。相当于“嘀嗒”一秒,1500美金就被“烧”掉了。耗费如此财力,统帅各路精兵,难怪有人把国家情报总监称为“深藏幕后的神经中枢”。

但最近,这个“中枢”遇到点麻烦,事情要从上月底说起。

7月28日,国家情报总监科茨向特朗普提交辞呈,定于8月15日离职。路透社说,上任2年多来,这位76岁的政坛老将在俄罗斯、伊朗、朝鲜等诸多政策议题上与总统意见相左。

例如,科茨对俄罗斯态度强硬,2017年特朗普曾希望科茨发表公开声明驳斥“通俄”,遭到科茨的回绝;2018年赫尔辛基“普特会”前,科茨曾试图劝阻特朗普不要与俄总统普京单独会面。在朝鲜问题上,科茨曾向国会表示,朝鲜放弃核武器的可能性不大,但特朗普则认为“平壤不再构成威胁”。此外,对于特朗普去年退出伊核协议,科茨也持质疑态度。

面对跟自己对着干的科茨,特朗普“冲冠一怒发推文”,暗指科茨等情报部门领导人“被动且幼稚”,建议他们“重返校园”。得罪总统当然没好果子吃,科茨在压力下挂印而去。

在科茨辞职的同一天,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换人决定,提名共和党籍国会众议员拉特克利夫出任DNI。

消息一出,立即引来反对之声。不少国会议员质疑现年53岁的拉特克利夫与科茨相比“缺乏经验”——他是众议院情报和司法委员会最年轻的成员。另外,拉特克利夫说他在得州任联邦检察官时有反恐经验,一些议员指认他有“夸大资历”之嫌。

多家媒体报道,拉特克利夫是特朗普的忠实拥护者。前联邦检察官米勒就“通俄”调查在国会作证时,拉特克利夫为特朗普“辩护”。

面对种种非议,拉特克利夫本月2日宣布退出提名过程。《金融时报》评论,拉特克利夫是一个党派色彩浓郁、缺乏经验的被提名人,受到围攻不出意外。这一剧情反转也凸显了特朗普政府任命高级官员的过程是多么变幻莫测。

本月8日,离职事件再现波折。当天早些时候,国家情报副总监戈登请辞,将于8月15日离任。这意味着作为ODNI二把手的戈登无法出任代理国家情报总监,填补科茨走人后带来的权力真空。特朗普随即宣布由现任国家反恐中心主任约瑟夫·马奎尔出任代理国家情报总监。

美国媒体分析,戈登疑为“被离职”,其请辞同样与得罪总统有关。特朗普之子曾在推特上发文,说戈登过去曾与奥巴马时代的情报官员布伦南共事过,而布伦南一直是其父的强硬批评者。据了解总统看法的官员说,特朗普不愿意让戈登留任,认为戈登属于他向来不大信任的官僚团体。民主党人则指责特朗普“似乎无法倾听与自己观点相左的声音。”

“随着有30多年情报经验的元老级人物戈登退场,许多经验、智慧和制度记忆也被带出情报办公室的大门,”美国“政客”网站措辞中不乏痛惜之情,“观察人士虽然对戈登即将离开感到失望,但他们相信,在经历数周的不确定性之后,马奎尔将成为领导17个文职和军事机构的得力管家。”

“试镜”?

马奎尔出生于1952年,2010年从美国海军退役,结束36年军旅生涯。他长期担任海豹突击队队员,曾出任海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2018年12月出任国家反恐中心主任。特朗普称赞马奎尔军中表现“卓越”。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虽然特朗普称赞马奎尔“优秀”、“富有才华”,但目前还不清楚他在重大安全问题上的立场。在去年参院对国家反恐中心主任的提名确认听证会上,他几乎没有提及在伊朗、朝鲜、俄罗斯等问题上的安全主张。

不过,马奎尔曾在一份书面答复中流露过对伊朗的态度。他说,“我毫不怀疑伊朗是当今支持恐怖主义的头号国家。”

外媒称,尽管马奎尔多年来一直与情报专业人士密切合作,但并不被视作“情报界建制派”的一员,他的身份与戈登、科茨等情报界“老司机”不同。

“马奎尔在为正式继任‘试镜’吗?”CNN设问。文章认为,马奎尔与前几任情报官员相比,正陷入困境,尤其是由于他的代理职务。特朗普为马奎尔的政治前途打开大门,但他的未来仍然不确定。总统显然希望有个政治忠诚者为自己“站台”。

“政客”网站称,马奎尔的一个不利因素是,与特朗普的一位批评者有密切联系。他最好的朋友是著名退役海军上将麦克雷文,麦克雷文领导了击毙“基地”组织创始人本·拉丹的行动。但去年,麦克雷文谴责特朗普对媒体的持续攻击,称总统的声明是“对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而特朗普容易记仇,因此不清楚马奎尔将任职多久。

路透社报道,可能获得国家情报总监提名的人选有共和党籍众议员迈克·麦考尔和德文·努斯以及美国驻荷兰大使皮特·胡克斯特拉。麦考尔是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前主席;努斯是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前主席;胡克斯特拉曾任9届众议员,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任要职超过6年。

《国会山报》称,胡克斯特拉正成为特朗普下一任国家情报总监的热门人选。上周五,特朗普赞扬了他,对记者说他“非常喜欢胡特斯特拉,他很棒。”

“交战”

特朗普与美国情报机构曾围绕伊朗、朝鲜、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等问题明争暗斗。随着科茨、戈登离职这一最新动荡,国家安全官员担心,情报机构是否正受到政治干预。

CNN历数了特朗普与情报界的几次“互掐”。

2016年12月,赢得大选的特朗普质疑CIA,称它不应该只讲俄罗斯干扰美国大选,也应该讲其它国家,或许是其他个人。他还自诩是聪明人,没有必要每天听取情报简报,“因为这些简报每天都差不多,很重复”。估计ODNI听闻此言要被气得吐血。难怪后来有人抱怨:情报界冒生命危险获取情报,但特朗普只会扔到推特上。

2017年1月,特朗普还没就任,与中情局的矛盾却已白热化。当时,志得意满的特朗普与高级顾问一起研究重组中情局,裁减其位于弗吉尼亚总部的人员。许多人认为,此举是对中情局一口咬定俄罗斯干预大选的报复。

美国媒体述评,特朗普上任伊始就与美国情报界关系不合,最引人瞩目的是他反驳情报界有关俄罗斯为了帮他而企图影响美国选举的“共识”。他还声称情报界和联邦政府其它部门有些人暗中合谋,破坏他的施政,在涉俄调查上捕风捉影地陷害他,而且向媒体泄露不实信息。

去年11月,特朗普和情报界元老的分歧扩大。他批评说,美国早就应该抓获拉丹,而不是到2011年才把他击毙,矛头直指曾任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的麦克雷文,但“前朝情报界元老”们却也一并“躺枪”。曾任中央情报局代理局长的莫雷尔、曾任中情局局长和国家安全局局长的海登纷纷回应,讥刺特朗普。

今年1月,特朗普发5条推文怒怼情报界,震惊全美。缘由是后者就伊朗、中东、朝鲜半岛局势等多个领域所作评估与他的看法相左。他与科茨的“梁子”也是那时结下的。CNN称,从未有哪位美国总统如此频繁和公开地与情报界“交战”。特朗普的批评者指责他正侵蚀美国情报界,并将国家安全置于危险之中。他的支持者则说,美国情报界已经变成一头怪兽,总是对总统指手画脚。不论孰是孰非,在外界看来,美国内部巨大的政策分歧再次暴露在世界眼前。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美国政治研究室主任张文宗指出,首先,“通俄”调查是由美国情报部门主导的,再加上美国国内党争激烈,情报界的民主党籍官员借题发挥。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对情报界心生芥蒂、产生深度怀疑在所难免。无论是炒掉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科米,还是此次科茨等人的去职,都表明特朗普意识到情报界事关内政外交决策,需要任用对自己绝对忠诚的骨干。对于“不服管”的人,特朗普会直接让他(她)出局。

其次,以非建制派身份“登堂入室”的特朗普,本就与“深层国家”存在根本矛盾。美国“深层国家”的核心是负责国家安全的政府机构——国务院、国防部、国土安全部和司法部是其主要组成部分,特别是CIA、FBI、国家安全局(NSA)等情报机构。特朗普与“深层国家”存在理念冲突,产生了民粹主义对抗国际主义、家庭管理对抗精英执政等分歧。这种对立从特朗普上任之初对情报界的猛烈攻击就可见一斑。

“上任之初,特朗普与体制是不相容的,包括与情报界。但历经2年多执政,特朗普还是发挥了主导能力,军队和情报界现在都服务于他、听命于他。总的来讲根本矛盾存在,但磨合2年关系还算基本顺畅。”张文宗说。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认为,特朗普任内人事变动频繁,与其用人标准有关。特朗普希望绝对掌权,不能容忍异见。他只需要两种人:与他意见不同但听话的人,以及与他观点相似的人。但情报机构讲求务实性和高度专业化。因此“特朗普本位”与“情报部门的求实传统”之间产生碰撞。

展望未来,袁征认为,如果特朗普提名的新人选能听特朗普话,那么情报机构的地位和作用可能上升,双方进入良性互动局面。这并非没有可能,因为眼下“通俄”调查翻篇,情报机构又“换血”,可以说扫除了产生矛盾的负面因素。只要情报界不直接介入政治角力,像以往一样保持中立,与特朗普步调一致是可能出现的。

张文宗认为,现在要看未来人选会继续坚守原则,还是顺从特朗普。如果情报界出于政治考虑和总统的压力,提供假情报或政治色彩浓重的情报,可能误导美国战略走向。美国当年因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卷入伊拉克战争,就是情报界对美国重大外交决策产生负面影响的案例。

在张文宗看来,未来的美国国家情报总监面临一系列挑战,包括美伊关系紧张加剧、朝鲜半岛核问题以及涉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事务。对于上述问题,特朗普个人及其小团队的意志会凌驾于情报官员的结论之上。而在俄罗斯问题上,由于美国国内情报界、两党和国会对特朗普缓和对俄关系形成强有力制约,因此特朗普难有作为。

本文标题: 深度|一号二号人物即将同日走人,美国情报界与特朗普的“恩仇录”怎么演?
本文地址: http://www.chemcalstar.com/junshi/2242878.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车美资讯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俄罗斯授予火箭发动机试验爆炸事故伤亡者“勇气勋章”返回列表
    Top